東西部扶貧協作路上的“奔跑達人”——浙江麗水援川幹部李忠偉架起他鄉與故鄉協作之橋

2021-01-13 09:28

  3年來,李忠偉感受最深的就是在巴山蜀水間不停奔跑。一年近50個扶貧項目,他每個點都要跑到,有的還要跑很多次

  “東西部協作的制度安排,是要發達地區給西部帶來觀念、資金、技術,實現兩地要素資源高效配置。我是兩地聯絡員、協調員,就該架起協作之橋”

 

  ·《新華每日電訊》記者陳天湖、謝佼

 

  大巴山,層巒疊嶂。在1600多公里外靠近東海的地方,也有綿綿羣山,那是浙江麗水市的括蒼山。

  國家實施東西部扶貧協作,將東南沿海的括蒼山和長江上游的大巴山緊緊連在一起。麗水市幫扶四川巴中市脱貧攻堅的領隊李忠偉,與來自麗水的援川幹部一道,歷時3年,把“他鄉是故鄉”的深情,寫在巴山蜀水這片紅土地上。

  2020年底,巴中市49.4萬貧困人口清零,曾經16.3%的貧困發生率已成為歷史。

  ↑這是李忠偉與麗水援川幹部在烈士陵園重温入黨誓詞後合影(2020年6月19日攝 )。新華社發

  “我們要幹出制度的優越性來”

  庚子年,大雪。過了這個節氣,天就冷了。這是李忠偉在四川巴中過的第3個冬天。

  與遠在千里外的兒子視頻,是他冬天裏最温暖的事。每到週末,他都會花時間陪兒子,看兒子在手機那一端亂蹦亂吼。

  “兒子”,對李忠偉而言,有着常人難以理解的痛。

  他大兒子2007年出生,患重度先天性腦癱瘓,不會説,不會坐,吃喝拉撒都需要照顧。一直到8週歲,因一場重病走了。後來,有了這第二個兒子。

  2018年4月,時任麗水市委副祕書長兼信訪局局長的李忠偉,被上級安排擔任麗水市對口幫扶巴中扶貧隊領隊。

  李忠偉沒有猶豫:“我服從組織安排。”

  彷彿百味瓶被打翻,其中滋味只有他自知。整整8年,家裏4位老人,輪番照顧連坐都不會的大兒子,有時抱都抱不動。這對一個家庭而言是無法想象的難,老人都被折騰得百病纏身。母親直腸癌剛做手術,丈母孃患美尼爾氏綜合徵,岳父和父親身體也都有病。大兒子去了,二兒子兩歲多,頂樑柱的他要離開,一走3年。

  告別家人,李忠偉帶着麗水扶貧幹部趕到巴中市。他的身份是四川巴中市政府副祕書長、浙江派駐四川工作組巴中片片長,專職負責麗水市在巴中的對口扶貧協調推進工作。

  李忠偉組織大家深刻領悟“東西部扶貧協作”戰略部署的要義。他説:“我們是一個大家庭,東部幫西部,先富幫後富,麗水幫巴中,只有咱國家才有這樣的制度,我們要幹出這個制度的優越性來!”

  他帶領掛職幹部,來到川陝革命根據地紅軍烈士陵園,重温入黨誓詞。

  “當年巴山兒女犧牲在這片土地上,就是為了讓百姓過上好日子!可是這裏依然貧窮,組織派我們不遠千里馳援,就是要讓革命老區擺脱貧困!”李忠偉對大家説。

  ↑這是李忠偉(手持話筒者)帶領麗水援川幹部在烈士陵園重温入黨誓詞(2020年6月19日攝 )。新華社發

  產業萬言書折射美麗鄉愁

  李忠偉告訴記者,東西部扶貧協作機制下,他作為雙方協作的“片長”,既代表麗水市在巴中協助扶貧,又在巴中市履行現職抓落地。

  浙江盛產茶葉,業態完整,技術先進。麗水有聞名遐邇的“浙南茶葉市場”。瞭解到巴中同樣盛產茶葉,他馬上想到麗水紅紅火火的茶業交易:茶,能否助力老區脱貧產業?

  於是,李忠偉到巴中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一頭扎進蒼茫大巴山看茶。

  十多天時間,李忠偉跑了4個縣區16個鄉鎮21片茶葉基地,走訪了12家茶加工企業,召開3個座談會,16次進村入户調查,9次諮詢麗水客商和業內人士。

  很快,《巴中市茶產業調研報告》交到巴中市主要領導手裏,那是李忠偉的萬字建言書。他詳細回答了巴中茶產業現狀、問題、成因,提出了“堅持問題導向,完善茶產業發展思路,依靠麗水茶業產業優勢,幫助巴中茶業升級發展”等建議。

  在一個全市大會上,巴中市主要領導舉着這份報告,大聲説:巴中領導幹部要學習麗水乾部務實的精神和作風,李忠偉才到巴中幾天,就把全市茶業的現狀和問題弄得清清楚楚,提出建議也切實可行。

  李忠偉還帶領9名麗水乾部,就巴中脱貧攻堅的路徑與項目開展全面調研。

  一份份調研報告出爐,一條條建議成型,一個個項目構想完成,巴中脱貧攻堅東西協作3年行動方案很快出台了。

  他説,作為東西部扶貧協作的帶頭人,僅當參謀是不夠的,關鍵是要把“督促執行”落到實處。3年裏,每年細化任務形成項目清單,從清單的制定、實施,到利益聯結機制,他這個“片長”都要跟蹤、督促、檢查,直到把收益裝進老區貧困鄉親口袋裏。

  ↑這是李忠偉(右)在茶園查看茶葉生長情況(2020年9月11日攝 )。新華社發

  “奔跑達人”跑出巴山鄉親脱貧路

  3年來,李忠偉感受最深的,就是在巴山蜀水間不停奔跑。難怪人稱他奔跑達人。

  一年近50個扶貧項目,他每個點都要跑到,有的還跑很多次。

  最遠的,在通江縣空山鎮,那是個天麻藥材扶貧項目。從巴中市區到項目點車程四個多小時,山路崎嶇,他被顛得頭昏腦脹,但當他掀開泥土,摸着已長成的天麻時,感慨不已:“這個扶貧項目落地了。”

  在不停奔跑中,李忠偉發現並解決了協作項目遇到的困難與問題。

  他從浙江松陽縣引入3家茶企,落地巴州區天馬山鎮,要徵地建加工廠,年初立項到8月也沒着落。

  李忠偉急了,東西部扶貧協作時間才3年,這一耗就8個月。再説,繼續拖下去就要影響到來年的春茶加工了。

  他跑了3趟巴州區,多次與區裏溝通、提建議,並向市裏分管領導反映情況。半個月後,問題解決,3家茶企先後平地建房。

  不停奔跑,不僅跑動了茶產業升級發展,也跑出了川陝革命老區百姓的脱貧之路。

  在他推動下,麗水松陽縣派出15名“茶博士”,在山坡上手把手教茶葉種植技術。當地開發出抹茶粉、茶葉口香糖、茶葉薰火腿等系列產品,打造了茶文化體驗館、茶文化民宿等項目,打開了茶旅融合發展新格局。

  兩年來,僅浙南茶葉市場,就累計銷售巴中等扶貧地區茶葉2000餘噸,茶農收入超億元。

  2020年五一節剛過,相關部門臨時交給李忠偉一個特殊任務:涼山州布拖縣樂安鄉還有6個貧困村急需麗水對口幫扶,貧困户搬遷新居購置家居用品缺少資金。

  他二話沒説就帶着隊伍進駐布拖縣,詳細排查貧困村和貧困户的真實情況,拿出具體解決方案。

  他多次在川浙兩地奔跑,尋找有實力、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,參與大巴山脱貧攻堅最後大決戰。

  不到100天時間,他聯動麗水市5家企業和6個社會組織緊急籌措的363萬元幫扶資金到賬,為布拖縣如期脱貧摘帽解了燃眉之急。

  ↑這是李忠偉(左一)與茶農交談(2020年9月13日攝 )。新華社發

  金橋搭就“他鄉是故鄉”

  “東西部協作的制度安排,我是兩地聯絡員、協調員,就該架起協作之橋。”李忠偉説,只有發揮好橋樑作用,東西部協作優勢才能轉化為扶貧成果。

  剛到巴中時,他十分上心的一件事,是協調組織兩地幹部的交流與培訓。他對記者説,麗水過去被稱為浙江的西藏、四川的涼山,是從貧窮中走出來的首批國家級生態保護與建設示範區。同是大山區,資源稟賦相似,今天的巴中,就是昨天的麗水。要讓巴中幹部去看麗水,學習麗水開發大山資源的觀念與思路。

  “讓鄉親開發大山,走出大山,才能走出貧困。”李忠偉認為,要讓產業先行,夯實“脱貧之本”。

  他推動出台承接東部產業轉移和支持茭白、茶葉、電商、藍莓、進口商品流通等產業發展優惠政策,協調舉辦巴中(麗水)投資招商項目推介會,走訪企業、對接項目,引導市場主體參與對口脱貧幫扶。

  3年間,他們共引入東部企業34家到巴中對口幫扶,完成投資25.06億元。麗水市財政援助資金4.298億元,安排幫扶項目140個,助力巴中不斷完善產業結構。

  他工作過的縉雲縣,是“中國茭白之鄉”,茭白是優勢農產品,經濟效益好。縉雲對口幫扶南江縣,地理氣候相似,他與掛職幹部提出把茭白嫁接到南江。

  2018年4月,65畝試種茭白獲得豐收。李忠偉高興得擊掌稱好,立即協調縉雲派出茭白技術人才,在南江一蹲3年。他們以“村集體+合作社+大户+小户”模式,建立14個茭白種植基地和扶貧車間,2個茭白冷鏈庫和2個交易市場,解決了2000多人就近就業,帶動貧困户3414人實現增收。

  2020年,南江縣連片種植3000餘畝,茭白產業初具規模。

  麗水對巴中的產業扶貧、電商扶貧、社會力量扶貧、勞務協作扶貧,就是這麼幹出來的。

  “千里協作無問西東,他鄉故鄉追夢奔康。”李忠偉獲得浙江省東西部扶貧協作突出貢獻獎。隨他戰鬥在巴中扶貧的麗水乾部,都幹出了不平凡的成績,分別被當地羣眾稱為“茭白縣長”“網紅縣長”“花椒縣長”“茶葉區長”等。

  “他鄉是故鄉。”李忠偉常掛嘴邊的這句話,見證了東西部扶貧協作的制度優越性。

責任編輯:蔣燕
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6976664